日本生活

【日本生活】 談談東京生活&英國日本不同的職場文化

轉眼間全家搬到東京也過了一年半,今天來談談在東京生活的感覺,還有英國與日本不同辦公室文化的一些觀察。

東京生活

良好的生活環境

儘管是一千三百萬人口的超級大都市,但東京市公共空間寬敞、美觀、動線規劃良好,讓居住在這個大城市一年下來,出乎意料地並沒有狹小壅擠的感覺。比起香港每個空間都拿來做商場,行人沒有太多空間,台北騎樓停滿機車攤販,騎樓路面不平整,東京街頭除了觀光區人潮太多外,大致上散步是舒服的。

東京有良好的生活環境

周末我們很喜歡全家沿著月島住家旁的河岸散步,或到市區大型公園郊遊。騎腳踏車溜搭也是另一個我們喜歡的選項。永遠平整、維護良好的道路品質,加上良好的交通秩序禮貌,還有方便租借的共享單車,讓騎車在東京很方便又安全。

來過日本旅遊,都會驚訝這裡的街道總是整潔乾淨,尤其是秋季末落葉不斷的時刻,我們總對東京人行道還可以維持整潔感到吃驚,背後代表整個城市都不間斷的維護清掃。不像以前倫敦住家附近,大約每季清掃一次,所以到了秋季滿滿落葉覆蓋人行道,有時腳還會陷入落葉堆中。

假日沿著東京河岸騎車很舒服,是全家最愛的活動之一

東京的禮貌,秩序,高效率,也讓上班&商場的人潮變得可以接受。日本人習慣守秩序、安靜的排隊,不管是吃飯,坐地鐵,結帳,很少會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,也不會有爭先恐後或插隊的情況。我每天搭乘大江戶線上班,雖然尖峰時間很擠,但沒有搶進搶出,車上大家保持安靜,所以也不會太難受。不過我對捷運站內到處都有宣導”禁止癡漢”的海報感到有趣,旅遊那麼多國家,第一次看到捷運站大量張貼”癡漢”相關的海報。

東京捷運內可以看到不同的小心痴漢主題海報

 

最後東京安全到連七八歲的小孩,父母都能放心讓孩子自己坐30-40分鐘的捷運+走路上學,到現在自己還是感到訝異,全世界大概也只有日本能安心讓小小孩獨自上學吧!

日本旅行

日本是台灣國外旅遊第一名,每年據說有超過八百萬以上人次造訪!幾乎每個月在臉書都看得到誰又來到了日本:)。但是在搬到日本工作前,我們就只有來過東京一次,而且還是因為工作緣故,所以日本各地對我們來說都是陌生的。

在日本生活一年半來,我們很努力的趁空檔假期,積極探訪日本: 京都賞楓,長野看地獄谷溫泉野猴, 河口湖看富士山&煙火節,,箱根溫泉之旅,京都/奈良/姬路城/ 吉野山賞櫻,貓島(田代島)探訪amber最愛的貓群,仙台七夕祭,高山與白川鄉秋季與雪季兩訪, 金澤, 中山道, 秋季楓紅北路的上高地+承安高原+西穗高岳健行….。

日本旅遊有眾多選擇。當然富士山是不能錯過的。攝影@河口湖

感謝Anna 花時間規劃,讓我們可以充分利用每一個長周末與假。日本便利與眾多選擇的交通,讓日本國內旅遊很方便。 我們常可以周五下班後,搭六七點的公車或是火車就出發度長周末。累積多次日本旅遊體驗後,相較之下我們不愛箱根之類過度觀光的景點,最愛的還是戶外登山健行。日本大概是全世界讓爬山最舒適享受的國家,例如登立山可以輕鬆搭交通工具,抵達在二千多公尺高處的飯店,享受大浴池與精緻料理。第二天花半天就可以全家登頂3000公尺,到處都有的溫泉也讓戶外一天下來有最好的放鬆休息方式:)

<上圖:我們一年半來在日本跑了不少地方>

即使日本的旅行很方便舒適,久了會覺得同質性高,總是同樣的餐飲和相似的體驗。所以第二年開始規劃蒙古,緬甸,非洲等不同的旅遊經驗。不過日本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,除了中國、韓國、台灣外,前往其他國家都有點距離,常常需要轉機,機票也不便宜。相較之下,住在倫敦就幸福多了,出國旅行有許多廉價航空,直飛班次,大部份的歐洲國家也在幾小時內。

四季&節慶

和倫敦一樣,我們喜歡日本分明的四季:春季的櫻花,夏季的綠意鮮花,秋季的楓紅,與冬季的雪。除了旅遊增添樂趣外,不同的四季景觀氣氛讓生活的節奏有明顯的變化。東京除了夏季過於濕熱外,其他季節氣候大致上很宜人,冬天也不會過冷。

<上圖:日本有分明的四季景觀>

此外,日本生活也隨著傳統節慶的步調在走。如新年一定會到神社寺廟祭拜祈福,二月節分撒豆驅鬼,三月的女兒節,四月初的花見賞櫻,五月的端午和兒童節掛鯉魚旗,七月夏季著浴衣跳盂蘭盆舞,九月中秋賞月,12月忘年會…。其實很多節慶與中國習俗類似,但在日本從年輕到老一輩都還是照著節慶生活,每個節日到來的月份,超市商店都會有琳琅滿目的相關商品,也做的很精緻化。最後,各地都還保有傳統的祭典節慶,發展為觀光特色。我們一直覺得日本旅遊能吸引人,除了服務與品質,能保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文化與傳承,讓旅遊內容具有在地的特色!

<上圖左:參加仙台的北部年度三大祭典『七夕祭』。上圖右:五月各地掛上的鯉魚旗代表兒童/男孩節>

嚇人的生活費用

前面分享了許多東京生活的優點,良好的生活環境與國內旅遊品質,但同時東京的生活費也高得嚇人!我們在月島居住的大樓公寓,面積僅將近30坪(日本租屋面積不算公設),但是房租卻是我們當初在台北民生社區電梯大樓租的45坪公寓的三倍!,不過社區的維護與管理品質真的沒話說,即使是二十多年的中古大樓,還是內外都像是新的一樣,定時維護更新,消防安檢都做很確實。庭院的花卉與裝飾也會隨著四季與節慶變換。

除了高房租高房價外,日本的稅也很高。除了要繳交已經很高的所得稅外,外加的10%住民稅也讓人肉痛,而且日本的扶養扣除額很低。此外,在日本租屋有不成文的規定,第一次要贈送給房東一個月的租家當『禮金』!

高品質的東京環境背後代表高昂的生活費用

交通也是另一個昂貴的開銷。和台灣高鐵內裝一模一樣的新幹線要價讓人吃驚,因為不是短期停留的關光客,所以我們不能享受觀光客優惠, 光是東京- 京都新幹線來回的票價,就不比台北飛東京的廉價機票來的便宜!雖然新幹線真的很方便,但每次一家四口出遊的費用總讓人心痛。還好在日本,上班搭乘大眾工具的交通費用,一般日本公司都是會慣例補貼的。

<上圖左:日本火車交通準時可靠又舒適但價格不菲。右圖:新幹線車站琳琅滿目的火車便當也是特色之一>

所以即使帳面上東京薪資看來很高,實際上扣除稅金和必要的支出後,剩下可支配的金額再換算日本物價後,我們的生活享受並不比台北好。在公司,許多有家庭的日本同事都是所謂的Salarymen,每個月薪水直接匯入妻子的戶頭,每天僅有1000日幣可供開銷,要支付包含早午餐的消費。 以日本物價來說只能靠便利商店的消費為主,並沒有太多的娛樂開銷空間。

在東京如果財務不是問題,絕對可以過得很舒服,但是事實上大部份的上班族必須花長時間通勤,住在很遠的地區節省房租開銷,精打細算,省吃儉用的過日子。


日本&倫敦的職場文化

在同一家外商公司經歷了台北,倫敦,到東京三個截然不同的工作環境,現在漸漸習慣在異鄉適應不同文化下工作。最大心得是專業上只要努力投入,累積經驗,最終會隨著時間進入狀況,不過不管在哪裡工作,其實『人』還是最重要的。

倫敦是國際種族大熔爐,套句英國當地同事的話,在倫敦土生土長的英國人在公司已經是少數。大致上倫敦同事都很直接開明,大家習慣就事論事,職場上也沒有明顯的階級意識,通常彼此互稱名字,即使是階層最低的秘書,也直接稱呼總經理級別的名字,不會畢恭畢敬的。

在英國公司工作,了解同事的文化背景、習慣,與他們在英國工作生活的動機很重要。例如在回教齋戒月期間,信奉穆斯林的同事日出後就不能進食喝水,所以就不該在這段期間舉辦聚餐,開會時間也不要安排的太晚,讓他們可以提早回家享受一天僅有的一餐。

倫敦的職場較為直接,工作生活的平衡很重要

在英國工作生活的平衡很重要(work life balance),暑假與年底聖誕節、新年期間,大家一定會安排休長假。就算是為公司服務的廣告代理商或廠商,也會相繼放假讓顧客找不到人。在亞洲的習慣是以客為尊,使命必達。但是在英國,身為客戶的有時要反過來了解廠商的休假狀況,免得工作延誤。同事休假期間,除非是天大的狀況,不然幾乎不大聯絡工作相關事項,避免打擾同事的休假。

在英國,家庭喜歡住在獨棟有庭院的房子,但倫敦房價高, 所以很多人住在倫敦郊區比較便宜的區域,用時間換取空間,所以很多同事每天花長時間通勤,單程一個半小時搭火車的很常見。但即使是這樣,很多同事會七八點前抵達公司,早早開始工作,然後中午待在辦公室快速解決午餐,爭取有效率的完成工後作早點下班。通常六七點後辦公室人就很少,也沒有太多下班後,公司舉辦的社交應酬活動,周末到公司加班的狀況幾乎沒聽過,保有自己工作外的個人生活與休閒,在英國是很重要。

倫敦人喜歡著自己的house所以花很多時間通勤(照片示意用,來自租屋公司winkworth)

日本則是很不同的辦公室生態。自己對上的管理階層大多是國際外派人士,有豐富國際工作經驗,工作溝通方式與倫敦職場很相似,所以可以適應的很快。但對下則幾乎全是日本當地同事,也因此要花許多時間,慢慢摸索,去習慣日本同事的工作模式與配合方式。

大致上,日本同事都很客氣有禮貌,對話與電子郵件稱呼大多是稱姓不稱名,如 xx 先生 xx  小姐 (日語XXsan),對級別的尊重態度也比較分明。工作上很在乎pre-alignment事前協議,因此一個決策總是要花很多時間,和每個部門階層打通關,通常開會的時候應該大家都已經協調好了。

日本辦公室文化事前協調很重要。

溝通方式上很少有直接衝突。在英國開會時,巴西同事可能在你說到一半就插進來,或在會議中大家爭辯很常見,但是這點跟日本同事開會很少發生。之前一個到台灣工作的日本同事,就曾被台灣年輕同事的直接嚇到了:)

但禮貌的背後可不代表同意,日本辦公室在公開場合大家說好不代表沒問題,還要仔細觀察,判斷是否他們真的贊同,或只是禮貌性的不當面反對。記得有次自己休假一週前,為了確保工作安排沒問題,請團隊確認休假計畫,結果當下沒有提出意見,直到休假前一兩天才忽然收到線上請假要求,只好臨時緊急規劃新的工作分配,這才發現日本同事只是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提出請假。

我在日本也喜歡一大早抵達公司,希望早點完成工作下班回家陪伴家人。不過許多日本同事習慣九點甚至快十點才到辦公室,也因此下班時間較晚,加上很多人住得遠要花一個多小時通勤,計算下來通常要晚上10點後才能到家,等回到家孩子都睡了,要等到週末才有機會和孩子相處,怪不得日本的生育率低。

另外當地同事也很少休長假,即使外商公司提供一年二十天的年假,日本同事也很少安排一至兩個禮拜的長假。不像在英國職場,暑假或聖誕節期間,大家幾乎都安排一到兩個星期以上的長假去旅行,而日本同事通常只規劃1至3天或最多一個星期的休假,幾乎很少安排兩個星期的旅行。就算出國旅行,通常也都是去熱門便利的歐洲,夏威夷,台灣,普吉島等景點,比較少聽到去不同有趣的異地,如非洲,中亞,南美等國家探索。

日本政府嘗試推廣減少過勞的工作文化,如每個月最後星期五三點下班的『Premium Friday』。

即使日本早已擠身開發國家,在工作生活平衡上與英國似乎還是有段差距。日本一直有工時過長的問題,過勞死在日本是頭痛的議題,日本政府甚至主動提倡所謂的『Premium Friday』概念,呼籲企業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,讓員工在三點就下班。不過目前看來成效不彰,因為沒有法律規範,所以大企業不會認真執行。況且,認真努力工作的『職人精神』還是深入日本文化,所以員工很難挺身而出,由下而上的推動公司執行Premium Friday。

 


延伸閱讀

*【東京居住】八年來的第八個家

*【英國外派生活】 歐洲旅行文化的觀察

*【英國外派生活】 從眾多慈善商店Charity Store看英國如何從小培養社群公民意識

*【歐洲家庭自助旅行 】行程規劃的實用資訊&建議

(4217)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